首页 > 健康 >

“丁真效应”下的然日卡

发布时间:2022-10-05 14:14:15来源:网络转载
8月上旬,丁真“低调”地回到然日卡村,因为近期多地突发疫情,甘孜州理塘县的赛马节未能如期举行。

  这个夏天,很多游客千里迢迢而来,住在村里的民宿,在坝子上搭起帐篷……傍晚,他们围在广场跳舞,或者徜徉在阳光下的草原上。

  2020年11月,丁真突然走红,打破了这个村庄命运的惯性。

  众多丁真的粉丝出现在村里,这个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村庄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。村里的“网红合作社”也应运而生,包括周边村庄在内的30多名青年,在“丁真效应”带动下,开始拍短视频做直播。理塘县格聂镇干部、然日卡村第一书记吉村告诉记者,他们要努力以“网红经济”为引子,延伸发展旅游产业、畜牧业、农特产业……

 

 

  人人都喜欢丁真

  格聂镇离然日卡村有9公里。山路盘旋,翻过一座山梁,再下到另一个山谷。

  理塘县格聂镇干部、然日卡村第一书记吉村一度觉得不可思议,村里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多游客。一年多前,村子还没有任何接待能力,游客便在草地上搭建帐篷,或在村民的屋子里打地铺,而有些游客一住就是几个月。

  然日卡村有一条路可以通往格聂神山景区,有一条小路通往“格聂之眼”。以前自驾游客经过这里,大多不在村里停留。“一年经过这里的车子可能就10来辆,大部分选择另一条路去格聂神山。”吉村说,那时候,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村子。

  但现在,很多去格聂神山的游客,都会来这个村子“打卡”。去年赛马节的时候,村里甚至变得“拥挤”,每个村民家都住满了人。

  2022-10-05,抖音账号@微笑收藏家波哥第一次发布了丁真不足10秒的微笑视频,俊朗以及一脸纯真朴素的丁真很快成为“新晋顶流”。

  这如同一场“意外”,有网友调侃,“10多天前,20岁的牧民丁真还开开心心地去村口买两桶泡面,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先吃什么口味,半个月后,就在全国网友的监督下写作业了。”

  签约理塘县旅游大使后,丁真为四川甘孜州代言的宣传片《丁真的世界》上线,迅速刷屏。紧接着,以“理塘旅游形象大使”现身理塘县旅游推介会的丁真,虽然只说了一句话“欢迎大家来理塘”,仍然迅速获得热搜……

  在理塘采访,记者发现,每个人说起丁真,赞许与喜爱溢于言表。

  “丁真就是我们的‘神山’。”吉村告诉记者,如今村里所有的变化,都是丁真带来的。

  正在发生的改变

  村子里,村民们正在重新修建房屋,以辟出更多房间用来做民宿。

  邓珠泽仁家是一排平房,除了留下三间自住外,另外四间铺上木地板,配上厕所,安置了10多个床位。他说,去年赛马节时房间里住满了人,70元一人,管吃管住。他家在村子边缘,位置不是很好,但去年靠民宿还是挣了1万元左右。

  邓珠泽仁一家9口人,去年赛马节、国庆节游客多的时候,他把房间都腾了出来,和妻子、两个兄弟、三个孩子都在屋外搭帐篷住。

  邓珠泽仁发现,自己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变化。游客没来以前,他养牛,挖虫草、松茸、草药,一年有三四万元收入。去年他没再去挖松茸,而是去“格聂之眼”牵马送游客,一季下来,收入和挖松茸差不多,但比挖松茸轻松。

  吉村一直在格聂镇工作,但在担任然日卡村第一书记以前,他对这个村子了解不多,“因为很少来这里”。他说村里的规划已经出来了,未来几年将发生彻底改变。现在,吉村正在努力改变村民们的意识和习惯。过去一年多来,村里开办牧民夜校,从县城请来老师,教牧民们做一些家常菜、维修水电、经营民宿,也包括语言学习。

  培训从“你好”开始教起,让牧民学会简单的汉语交流,然后是接待礼仪、服务意识……这个世代以放牧为生的村庄,一夜之间迈入了另一条发展轨道。

  吉村说,今年7月,村里每天的游客都有四五百人,家家户户的民宿都住满了。村里的木屋酒店、温泉酒店也是爆满。为了迎接这些游客,村里举办了赛马、跳锅庄等活动。

  吉村介绍,按照新的旅游发展规划,然日卡村位于一个旅游大环线上,“文旅一体、产村相融、宜居宜游”是然日卡村的发展目标。如今,然日卡村已经吃上了旅游饭,村民60%以上的可支配收入来自于旅游。

  与外界联系的纽带:36个网红

  今年6月上旬,正是虫草采挖季,记者在格聂镇看到,冷清的镇上只两家餐馆正在营业,一家“川菜馆”,一家“正宗川菜馆”……

  但在网络上,虫草的交易却是一番热闹景象。

  丁真的小伙伴恩珠在抖音上有2万多粉丝。丁真走红后,他开始拍摄短视频、做直播。村里还有很多年轻人跟他一样,逐渐成为“小网红”,粉丝在几千到几万不等。邓珠泽仁今年的虫草,都是通过村里这些“网红”卖出去的。

  “我们把资源整合起来,成立了网红合作社。”吉村告诉记者,这些“网红”既宣传了家乡,也成为家乡农特产品销售的重要途径。目前,“网红合作社”共有36人,大部分来自然日卡村,还有少部分附近村庄的年轻人。

  “网红合作社”是格聂镇党委书记泽仁四郎一手组建起来的。在他看来,网红流量变成客流量,是更便捷的发展选择。成立了合作社,政府出面组织培训,教这些年轻人拍摄、剪辑、运营,让他们有更好的收益。同时也通过指导和培训,提升他们的“带货”能力。

  2021年9月,“网红合作社”第一次尝试直播带货,一个小时不到,就卖出了14万元的农特产品。“对头部网红来说,这只是个很小的数字,但对我们来说,已经不可思议。”“作为地方政府,既然有机遇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就应该去争取,也为老百姓增收致富,拓宽他们的眼界和空间。”泽仁四郎说。

  然日卡的未来……

  10年前,丁真的舅舅四郎罗布在格聂神山下放牛,他把几个帐篷租给游客,两个月赚了两三万元,那是他第一次通过旅游赚钱。如今,四郎罗布那间矗立在村里大路边上的民宿取名“格聂王子”,另有一个网友给这个民宿取的名字也挂在招牌上:舅在这里。

  @微笑收藏家波哥名叫胡波,他最先认识并拍摄了四郎罗布,并在四郎罗布家遇到了丁真。也正是这场偶遇,才有了突然走红的那张纯真俊朗的笑脸。

  四郎罗布家曾养了八九十头牦牛,但几年前就已经卖光。“父母年纪大了,放牛特别辛苦。”四郎罗布告诉记者,他把牛卖了后,盖了民宿,如今又在理塘县城开了宾馆。因为有数十万粉丝,“带货”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  四郎罗布也是然日卡村“网红合作社”的社长,但他的汉语交流并不流畅,他说这并不影响自己的网络直播,“微笑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”,他身后的高原、身后的文化才是网友最感兴趣的。

  在吉村看来,这一切的改变,源于丁真,基于网络。吉村说,今年的虫草销售,“网红合作社”成绩斐然,零售额达370余万元,其中销售额超50万元的有5人,销售额超10万元的有5人。真正做到了让本地特色产品卖得更远,卖得更快,卖得更好。

  泽仁四郎告诉记者,“网红”带来的改变,一是流量变成消费流量,二是流量变成客流量,“这个是我们正在做的,下一步的计划和发展,也是这个”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蒋麟 摄影报道
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?
买球的app有哪些 爱游戏官网网页版 lolS12总决赛竞猜活动网址 ag平台官方网 华体会网址入口
哪里有玩NBA的网站 2022英雄联盟S12下注 英雄联盟说S12竞猜网址 哪个网站可以买球赛输羸 lol在哪里买比赛
英雄联盟S12官方竞猜 BET365体育平台网址 世界杯外围靠谱平台 电竞投注app 亚博官方网址是多少
国内买lol外围的网站 英雄联盟投注 hth华体会登录平台 足球比赛买球软件 法甲联赛外围买球网址